大宗商品的“暴力”波动,已蔓延至现实世界

2022-04-20 14:51 理财投资网

  大宗商品与原材料的剧烈波动,已经造成消费者的支出剧增。

  近期,美国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幅度已经超过了现代贸易时代的历史价格,而这“暴力”波动,正在撼动原本旨在缓解全球原材料波动性的期货市场。

  这让实际生产和使用天然气、锌或大豆的个人和公司业务变得复杂。这将“清退”投机者和其他人。一大批投资者离去,反过来又导致更剧烈的波动和更高的价格。

  俄乌冲突加剧了混乱,尤其是在能源和粮食领域。恶劣天气和供应链问题,使得在某些地区交货变得复杂。

  当价格上涨已经“淹没”消费支出上涨时,无疑提高了美联储加息的压力。

  万物疯涨

  2022年,美国天然气价格上涨了79%。通常情况下,这些涨幅会在春天温和的天气里消失。油价从最近的高点下跌了约23美元/桶,但美国基准油价今年仍上涨34%。

  阿巴拉契亚山脉的煤炭、豆油、燕麦、菜籽;荷兰的天然气,巴黎和芝加哥的小麦、汽油、柴油、丙烷、棕榈油、铜和锡,都在2022年创下新高。大豆、瘦肉猪、冷冻猪肚和锌,也没有太过偏离他们曾创下的记录。

  消费者在疫情期间的需求,推动了这一飙升。毕竟他们在有充足的储蓄和政府刺激的情况下,已做好一切消费准备。

  工厂、矿山、钻井商和农民正在努力增加供应。全球两大大宗商品出口国之间的冲突,威胁到玉米、石油和小麦等重要市场的生产和交割。持续的天气变化已烤干农田,耗尽了燃料储备。

  摩根大通(JPMorgan Chase &;Co.)大宗商品策略师特雷西·艾伦认为,能源、农业和金属等各个领域的库存,都处于极低的水平。他预计,这些商品的价格在2023年之前都将保持高位。“看来没有什么好办法能解决这个问题。”她说。

  2020年春天,随着世界大部分地区因疫情封锁,大宗商品市场直线下跌。美国石油期货在2020年4月首次跌入负值区域,以负37.63美元/桶收盘。一些卖家绝望到付钱让买家来运走他们的石油库存。

  也是那年夏天,股市开始出现了反弹的早期迹象。隔离措施驱动美国人翻建居住环境的意愿。全国各地的房屋建筑商都排满了买家,他们希望搭建后院和家庭办公室,并享受史上最低的抵押贷款利率。

  一直半死不活的木材期货市场开始疯狂上涨。2020年夏天,木材期货价格在回落前上涨了近两倍。2021年5月,2x4木方价格上涨四倍以上,之后在夏季又跌至疫情前的水平。而在冬季,价格又出现了上涨趋势。

  尽管这是现代锯木业最有利可图的一段时间,但波动性依旧使得木材期货交易变得十分危险。总部位于蒙特利尔的大型木材和纸浆生产商Resolute林业公司,在2021年春季出现4900万美元的交易损失后,也清算了其所持有的期货头寸。

  一位公司发言人说,Resolute公司通过出售大量现货木材,弥补了亏损,但随后该公司决定退出期货交易。这对一个参与者减少的市场来说,恐怕是一个巨大的损失。

  最近,衡量市场活动水平的未平仓合约,大概是2018年5月的四分之一,当时木材期货触及了前指数高点。

  在此后一段时间内,木材期货价格波动剧烈,导致了交易被锁定在每日波动限额内,无法继续交易。这也减缓了木材期货的流动性,因为交易者无法解除质押,而这些交易是为了保护装堆满木材仓库的价值而进行的。这些木材不是被运到建筑工地,而是用来对冲潜在的交易损失。

  连锁反应:交易与产能的“双减”

  其他更多大宗商品市场,则是在2021年开始升温,开始了一系列混乱交易。

  中国和其他进口国开始增加库存,这一举措抬高了大豆和玉米的价格。恶劣的天气又减少了南美种植区的收成。拉尼娜天气现象,导致北部草原干旱、小麦和燕麦歉收。

  多年一直拉低美国天然气价格的供应过剩,去年消失不见了。当时,有史以来最热的高温刺激了空调用电需求,干旱也削减了西部的水电产量,创造出更多天然气需求。

  去年秋天供暖季,天然气冲到自十多年前页岩气涌入市场以来的最高价格。亚洲和欧洲的库存较低、冬季临近、以及俄乌冲突,引发了全球对液化天然气的争夺。

  去年12月底,液化天然气取代俄罗斯天然气,价格被抬高。某个荷兰交易中心的基准欧洲天然气价格,飙升至一年的10倍以上。用电价格也在上涨。天然气“消费大户”化肥厂,不堪忍受成本高涨,开始削减产量。

  为交易提供便利的交易所和银行,通过提高要求交易者缴纳的保证金来应对快速上涨的价格。这种抵押品被称为保证金,可以在错误押注导致交易员违约的情况下,保护银行和交易所免受损失。

  交易所运营商、洲际交易所公司(ICE)已经多次上调欧洲天然气期货交易的保证金利率,今年已达6次。

  即使上个月底为了对应油价回落而下调了利率,买方和卖方仍然必须为每兆瓦时天然气提交70.70欧元或约77美元作为抵押品,而一年前对欧元的汇率为3.87,当时的交易价格是现在五分之一。

  这是个极端情况,但在交易所和交易管理银行的推动下,大宗商品市场的整体利润率都有所提高。利润率上升导致交易员可以在市场上使用的资金减少,许多交易员纷纷平仓,而不是囤积更多现金。

  ICE表示,布伦特原油期货单月合约所需的保证金为11920美元,合每桶11.92美元。这个数字是一年前利润率的两倍多。三周前公布最新利润率时,每桶石油的价格从63美元左右飙升至115美元左右。

  交易商和分析师表示,交易大宗商品成本增加,风险加大,已经耗尽了市场流动性——即在不造成价格大幅波动或交易混乱的情况下,按预期价格进行交易的能力。

  过去一年,美国主要石油期货合约的公开利率(即市场参与度)下降了25%,不到两年前的一半。过去一年,对美国天然气和小麦基准期货的公开兴趣也下降了20%以上。

  摩根大通的艾伦估计,随着投资者和交易算法远离动荡的市场,以价值衡量的整个大宗商品市场。其开盘价在截至4月1日的一周内下跌了约940亿美元。“在这些市场上交易的合约数量已经大幅下降。”她表示。

  量化经纪商有限责任公司(Quantitative Brokers LLC)运用算法为对冲基金、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提供交易代理。

  该公司的研究主管尚卡尔·纳拉亚南表示,由于交易员们在非流动性市场上小心翼翼,避免轻举妄动或造成大的波动,他们正在把大规模交易分解为小规模,从而使价格难以确定。

  纳拉亚南说,买卖要约之间更大的差距,意味着几乎每种大宗商品都存在更高波动性。

  纳拉亚南通过计算得出,美国原油期货的平均买入和卖出报价规模较一年前下降了81%,降至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。美国天然气期货的报价规模同比下降了62%。玉米期货报价缩水了75%。

  最大单日涨幅

  上个月,大宗商品交易公司托克集团(Trafigura Group)的首席财务官克里斯托弗·萨蒙,在瑞士洛桑举行的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大宗商品全球峰会上表示,“这种低效的期货市场将影响到实体市场。”他这样的公司,会依赖期货市场来管理全球大宗商品运输的风险。减少交易量,即意味着出货量减少和价格上涨。

  在美国,期货市场的混乱已经推高了消费者价格。在这个1月底,即将到期的天然气期货合约上涨了46%,创下了有史以来的最大单日涨幅。

  当天下午,随着油价暴跌,旨在维持市场秩序的“熔断机制”也开始失灵,比特币交易一度中断了十几次。

  此举的时机和精准性、以及涉及的交易数量都表明,那些被错误地押注于价格走势的投机者,在交易进行到第11个小时开始争相购买期货。这种情况被称为短期挤压,与市场基本面几乎没有关系,但可以带来大幅上涨。

  根据数百家燃气公司的代表——美国公共燃气协会(American Public Gas Association)的数据,向住宅用户销售的许多燃气都与期货价格有关,期货价格大幅上涨,意味着许多美国人在2月份支付的热电费用将大幅增加。

  “这些较高的燃料成本必须转嫁给消费者。”托克集团总裁戴夫·施里弗在一封致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(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)的信中写道,要求对油价飙升进行调查。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发言人对此拒绝发表评价。

  能源成本涨价尤其严重,这导致了家庭预算普遍吃紧。美国劳工统计局(Bureau of LaborStatistics)于周二公布的数据显示,3月份,能源类大宗商品同比上涨48%。总体通胀率上升了8.5%,为1981年12月以来的最高水平。

  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(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)的数据,全球食品价格在3月份跃升至历史最高水平。

  后续

  据高盛集团(Goldman Sachs Group Inc.)的经济学家估计,过去一年。大宗商品价格的涨幅占美国消费者支出的1.9%。而在2008年崩盘之前,这一比例为1.8%。

  在海湾战争导致油价上涨一倍、并使美国经济陷入短暂的1990-1991年衰退时,这一比例为1.2%。20世纪70年代阿拉伯石油禁运期间,大宗商品价格也曾飙升,消耗了美国更大一部分预算。

  尽管,强劲的工资增长有助于消费者跟上成本上涨的步伐,但高盛经济学家预计,大宗商品价格将限制今年的经济增长。

  中央银行正在通过提高利率来应对。上个月,美联储官员批准了三年多来首次加息,将基准利率上调至0.25%至0.5%之间,并预计今年将进一步加息。

  投资者纷纷逃离高风险投资,涌入那些他们预计会跟随大宗商品价格上涨、抵销投资组合中其他领域通胀侵蚀性影响的投资。

  更高的利率引入了机会成本,降低了科技股“投机”的吸引力。科技股停止了多年的优异表现,导致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今年下跌了15%。

  在标准普尔500指数中,今年表现最好的21只股票,均属于能源、化肥或其它大宗商品生产企业。

  “每个人都在寻求对冲,”纳维尔资管的首席投资官路易斯·纳维尔表示。这位来自内华达州雷诺市的基金经理,一直在买进石油生产商的股票,比如康菲石油公司和EOG资源公司(Resources Inc.)的股票,今年以来,这两家公司的股价分别上涨了39%和40%。此外,CF实业等化肥生产商的股票,也上涨最高至55%。

上一篇:租壳的谎言
下一篇:万亿巨头再发声:超配中国资产!
  • 文章标题:大宗商品的“暴力”波动,已蔓延至现实世界
  • 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sdjn147.com/gupiaoyaowen/7251.html
  • 版权声明: 本文源自理财投资网编辑,如本站文章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联系本站,我们会尽快处理。
Copyright © 2021 www.sdjn147.com 理财投资网 版权所有

理财投资网专业团队确保投资人所投产品收益能够正向稳定提升!


返回顶部小火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