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南布衣童装走“歪风”被约谈 两个交易日市值蒸发约19亿港元

2021-09-29 14:35 理财投资网

  中国网财经9月28日讯(记者叶浅 单盛群)近日,在社交平台上,不少网友反映江南布衣(03306.HK)旗下童装品牌JNBY by JNBY童装上有“Welcome to hell”(欢迎来到地狱)、“Let me touch you”(让我摸摸你)、撒旦、骷髅头等文字和图案,令人心生不适。

  随后,江南布衣童装印不当图案一事持续发酵。网友持续反映“jnby by JNBY”部分产品和宣传材料不仅存在软色情与性暗示内容,还有不少充斥着暴力、阴暗,甚至带有种族歧视、同性恋和邪教元素等诸多“邪典风”的图案。

  9月23日下午,“jnby by JNBY”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致消费者的一封信,针对旗下童装品牌个别产品出现不恰当图案发文致歉。

  9月26日晚,杭州西湖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“@西湖发布”通报称,针对近日网民投诉江南布衣童装印有不当图案一事,西湖区相关部门已约谈该企业,责成企业立即下架涉事童装以及同类型款式服装,对已售涉事童装作无理由退货处理。同时,成立由区市场监管局等部门和属地街道组成的调查组,对该事件进行调查,并将依据调查结果依法依规进行处理。

  受此影响,江南布衣股价应声下跌。9月24日重挫13.21%,27日再跌超9%,截至9月27日收报13.58港元/股,两交易日市值蒸发约19亿港元,约合15.78亿元人民币。

  老板娘把控产品设计 问题产品持续5年

  公开资料显示,江南布衣JNBY正式创立于1994年,曾被认为是杭派女装的代表之一。后来,江南布衣扩展海外市场,成为拥有男装(速写)、女装(JNBY、LESS)、童装(jnby by JNBY、蓬马)等的国际化服装品牌。

  创始人吴健、李琳为夫妇,吴健担任董事长,李琳则任首席创意官,主导设计业务,负责服装业务的设计与创新,把控产品整体走向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江南布衣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在开曼群岛,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,开曼群岛税制简单、税率较低,成为很多公司所认为的税收友好地区,也就是通常所说的“避税天堂”。

  将公司开到海外,江南布衣创始人吴健夫妇二人也变更了国籍。2016年江南布衣招股书披露,当时两人已经脱离中国国籍,加入圣克里斯多福及尼维斯籍。

  而本次引发关注的jnby by JNBY是江南布衣2011年推出的童装品牌。官方资料显示,该品牌的理念为“自由的想象力”,借助当代艺术的设计手法,以“自由、想象力、快乐、真实”为设计核心,分享艺术与知识、传递美好的价值理念。

  然而近日,有消费者发现,jnby by JNBY多款产品上印有暴力、暗黑和性暗示意味的图案与文字。例如,在jnby by JNBY系列产品中,有一款服饰的印花印有极具争议的“下体”图案,该图案取自艺术画作《人间乐园》,画作带有强烈的宗教主题和对世人肉体享乐的劝诫意味,因此也被消费者质疑“截取部分放在童装中并不合适”。

  此外,jnby by JNBY产品中,还有断足、独眼、万箭穿心等负面、暗黑的元素也被印在童装服饰上。甚至在该品牌产品宣传时,“三足两身”的断体画面、偷窥视角、性暗示场景、恐怖滤镜等不断出现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此类“邪典风”图案印花最早出现在jnby by JNBY2017年的产品上,至今已有5年时间。从产品设计到宣传营销,整个产品链在5年时间里持续运转,且在江南布衣覆盖男装、女装、童装多品牌的发展模式中,这些元素却只出现在儿童服饰中。

  jnby营收超6亿

  为什么这样的“问题产品”在5年后才真正引起注意?以至于让其童装品牌已经成长到年收入超6亿的规模。

  一个重要原因在于,江南布衣的所有产品线都定位中高端市场。在jnby by JNBY的官网中,可以看到其主要人群为1-10岁的“热爱生活,独立自我,具有一定生活品质的中高产阶级家庭的孩子”,其产品单价几乎都在300元以上,一条连衣裙也卖到1500元。2021财年,jnby by JNBY实现营收6.57亿元,仅次于JNBY和速写,占总营收的15.9%,同比增速达47.8%。

  此外,江南布衣门店数量也迅速扩张。根据江南布衣2021财年年报,截至今年6月底,江南布衣在全球经营的实体零售店总数由去年同期的1855家增加至1931家,其中jnby by JNBY达470家,是过去一年线下门店增长最多的品牌。

  整体来看,近五年江南布衣都保持着稳定增长的势头。财报数据显示,江南布衣近五年营收整体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。2015-2021财年,江南布衣实现营收分别为23.32亿元、28.64亿元、33.58亿元、30.99亿元、41.26亿元。

  营收的稳定增长,一方面得益于江南布衣采取的自营店、经销商、线上渠道共享库存的方式,减少产品积压。财报数据显示,2021财年江南布衣因共享库存带来的增量零售额达到9.78亿元,同比增长42%。

  另一方面,江南布衣早在2015年前后就开始运营自己的私域流量。根据财报数据,截至2021年6月底,江南布衣已经拥有490万会员,报告期内,来自会员的消费收入在总收入中占比超70%,且来自社交零售渠道的发货GMV增长率超90%。

  而且,近年来江南布衣还引入互联网人才和资本运作人才进入公司高层。据财报披露,江南布衣的现任高层中,吴华婷、卫哲、韩敏都有在阿里巴巴从业的经历,其中吴华婷还在2019年3月接任吴健成为新的CEO。而林晓波、胡焕新等则有二级市场从业经历。

  设计投入持续走低

  除了童装走“歪风”,在江南布衣自身发展上,其标榜的设计水准也在近几年频频遭到质疑。2018年,独立设计师品牌CHENPENG称,江南布衣女装JNBY多款羽绒服与CHENPENG产品高度相似。同年,江南布衣旗下品牌男装速写、女装LESS也被曝抄袭。

  而与频繁抄袭事件相伴的,是江南布衣在产品设计费用的投入持续下滑。

  2016年招股书显示,2014-2016财年,江南布衣投入的产品设计费用分别为4830万元、4870万元与5670万元。而自2016年上市后,2017-2020各财年江南布衣的产品设计费用持续下降,分别为1910.4万元、4105万元、4844.6万元、3268万元。尤其是2021财年,江南布衣的服装设计费仅2390.7万元,同比下降26.85%,较2016年下降57.84%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江南布衣采用“设计主导型零售模式”,即设计师团队拥有创作自由,注重原创性。但作为该公司核心的设计师队伍,近些年在人数上也颇有些“停滞不前”。

  2018年的一次采访中,李琳透露当时的设计团队规模:JNBY、速写和less分别约有10多个设计师,“jnby by JNBY童装少一些,只有四个。”李琳坦言。

  根据江南布衣2016年招股书,截至当年7月31日,江南布衣的800名员工中,仅有68名员工从事产品设计、研究及开发,占员工总数的比例仅为8.5%。

  5年过去,截至2021年6月底,江南布衣的员工人数涨至1397人,但设计师数据未见披露,而2020年有媒体报道,彼时江南布衣设计研发团队拥有逾60名设计师。公司规模扩大,但设计师人数却没有明显变化。

上一篇:风向有变?央行发声 地产股大涨
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文章标题:江南布衣童装走“歪风”被约谈 两个交易日市值蒸发约19亿港元
  • 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sdjn147.com/gupiaoyaowen/628.html
  • 版权声明: 本文源自理财投资网编辑,如本站文章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联系本站,我们会尽快处理。
Copyright © 2021 www.sdjn147.com 理财投资网 版权所有

理财投资网专业团队确保投资人所投产品收益能够正向稳定提升!


返回顶部小火箭